春晚舞美总设计陈岩
  发布时间:2012-03-31  来源:数虎图像

个人简介:
    陈岩,1998-2012年央视春节联欢晚会美术总设计;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美术总设计;建国60周年天安门联欢晚会美术总设计。

    龙年春晚虽然已经落下帷幕,但关于央视春晚(微博)的争议和话题一直不绝于耳。毋庸置疑的是,今年春晚的舞美确实惊艳。

  任意升降的舞台,美轮美奂的背景,1号演播厅的舞美让观众眼前一亮,昨晚的央视元宵晚会,更是再现了这个梦幻的舞台。其实很少人知道,央视春晚舞台的总设计陈岩是咱沈阳人,他的快乐童年都是在鲁迅美术学院的大院里度过的。从1998年开始,陈岩就担任央视春晚舞美设计,至今已有15年。昨日,百忙之中的陈岩接受了家乡记者的专访。

  “过去是人力控制的,现在是电脑”

  华商晨报(微博):今年的春晚第一次让观众切身感受到舞美的力量,是怎么想到要做这么大改变的?

  陈岩:其实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复杂,1998年央视1号演播厅落成,一直使用至今。演播厅本身也是需要维护的,今年借此维护的机会,做了一些改变。其实这很容易理解,商场维修,最终肯定还是要建成商场。1号演播厅改建了,依旧是在舞台的基础上进行的。之后几年这个大框肯定还是不会变。

  华商晨报:在视觉观感上,很多人都觉得这个舞台变化很大。

  陈岩:其实最大的变化是以前的演播厅是剧场式的,所有的机位都朝着舞台的方向。改建之后,更像一个电视舞台了,机位360度交叉。机位有了变化,在视觉上才会觉得更丰富、更热闹。而且,原来的升降台只是负责把演员送上来,现在,舞台本身也参与表演了。

  华商晨报:很多人看完了这个舞台,会觉得非常高科技。

  陈岩:没有没有,没大家想象的那么高科技。其实都是最基本的原理,升降台,包括能降下的白色方块儿帷幕,给你个升降杆你都能控制。而且升降台这些东西在很早的时候我们就已经运用了,它的原理本身也不复杂。

  华商晨报:现在的升降台和过去的一样?

  陈岩:最大的差别就是过去这些东西都是人力控制的,现在是电脑。两者比起来,肯定是电脑在节奏上要比人力有保障。其实这里面的科技远比你聊的QQ那里面的科技含量低。真没那么复杂。

  “至少有二十几个不同的工程师来运作”

  华商晨报:今年春晚比起往年,算是你经历的变化最大的一次吗?

  陈岩:当然,以往就像在房间里挪来挪去,现在是搬家了。这次彻底改变了空间,改变了观演关系,但是有些固定方式还是要满足的,奥斯卡、格莱美不也是这样,每年也没有太大变化,还在固定的空间里,有些改变的决心还没春晚大呢。

  华商晨报:像今年春晚这样一个舞台,制作起来有什么难度?

  陈岩:我们是电视人,是运用科技的人,把科技和艺术结合起来,我们本身不负责创造科技,所以舞台制作方面,还没什么难度,主要是舞台控制。

  华商晨报:要控制这样一个舞台,实现波浪、长城等各种各样的舞台造型需要多大一个团队?

  陈岩:今年分的比较细,其实你仔细看,团队还是原来的团队。春晚舞台经验很重要,你不可能咔一下来个大换血。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直接或间接参与,但是至少有二十几个不同的工程师来运作。LED框架结构底线是1毫米,舞台上面就是1厘米,缝和缝之间很容易产生撞击,现场很容易产生危险、短路。大于1厘米,演员的高跟鞋可能会踩进去,很纠结。

  华商晨报:今年春晚舞美很惊艳,明年怎么创新才能让观众再次震撼呢?目前这个舞台,明年会继续用吗?

  陈岩:没想创新,只要有变化就行。在现在舞台的基础上多些变化。创新哪那么容易?就说家里的年夜饭,年年都差不多是那些菜,一道宫保鸡丁,变化顶多就是材料和做法,但最后端上桌,不还是宫保鸡丁么“小女儿才两岁半,我都没陪她过过年”

  华商晨报:每年春晚直播,你看节目吗?

  陈岩:我基本上很少看,脑子里装的都是舞台的事儿,比如可能发生的突发情况,我脑子里要有解决的预案。比如有一块升降台下不去了,大屏幕黑了等等,这些都是不可预测的,就像演员上台忘词一样,他本来可能是很好很好的演员,但就是上台忘词了、走音了,现在都要求真唱,这些状况谁都保证不了(不发生)。

  华商晨报:这也正是春晚直播让人高度紧张的原因吧?

  陈岩:与其说是紧张,不如说是怕遗憾。直播的时候舞美出了问题,我们不能打出字幕跟观众说:对不住,舞美出问题了,修好了再直播。我们首先要保证观众能看到这台晚会,再谈其他。

  华商晨报:也就是说这台晚会首先要求稳,不能失败。

  陈岩:对,不管观众看到这台晚会是骂也好,赞扬也好,首先让大家顺利看到晚会。其实电视人,付出的努力和辛苦,也是常人想象不到的。半年没法好好睡觉,为的就是除夕晚上4个多小时直播,我们大家都是尽职尽力希望让看节目的老百姓高兴。

  华商晨报:从1998年开始你就担任央视春晚的舞美策划,这么些年春节都不能和家人一起过吧?

  陈岩:15年春节都是在外面过的,我的小女儿才两岁半,我都没陪她过过年。现在每年春晚直播,啥时候听见《难忘今宵》,才猛然想起来了,年,过完了。

  华商晨报:15年没过过年了,估计让你印象深刻的新年可能是童年时的春节记忆了吧?

  陈岩:家乡是很神奇的,虽然我现在每年回沈阳的次数也不多,有时候仅是给父亲扫墓才回来一趟,但在我心里似乎那才是家,在鲁美大院里的新年,才是真正的过年。大冬天的,也不怕冷,冻得鼻涕咧些的,捡没响儿的鞭炮玩儿……

 

上一文章: 对话韩立勋:艺术品不能被任何人占有
下一文章: 韩《朝鲜日报》采访张艺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