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韩立勋:艺术品不能被任何人占有
  发布时间:2011-10-17  来源:数虎图像
    On the road to pursue artistry, Lixun is a very persistent man with a free and easy heart. In his view, this is no unadulterated artistry. The so called pure artistry is actually adulterated。



   
   
在追求艺术的道路上,韩立勋是一个极为执着的人。但他又保持着洒脱的心态。在他看来,这个世界没有纯粹的艺术,所谓的纯就是不纯。

     2008年8月8日晚8点,在全世界注视的目光中,韩立勋屏住了呼吸,最紧张的时刻就要到来,霎那间,缶声震动、演出开场……开幕式流光溢彩,整个世界为之惊叹。其实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整个过程已经在这个舞美总设计师的脑海中重复演练了上千遍。

     时隔两年,韩立勋把“风的记忆”这项别于大型活动晚会形式的实验艺术带到上海。“风的记忆”灵感创作源自水面上微风吹起的残荷,她是一个载体,可以寄托情感,也可能是一个回忆。如果漂流在水上,她又会是另外一种情境。韩立勋要在这个吹起的形态上,记录、传达不同的生存体验。他把这种形态转换成了水上的视觉造型,用多媒体和光影的手段与音乐、空间存在的物质,进行一次对话。在这次对话中,韩立勋把光和风的存在状态,作为一种思考,和参与者进行了一次视觉的互动。

     韩立勋非常关注作品与参与者的互动,他认为互动不应是肢体上的互动,互动应该是情感层面的互动、联动。真正的互动应该是每个人看到这个作品以心里会产生感应。观众看到演出以后,能品出演出的味道。韩立勋还以红酒作喻:每个人喝红酒都会说出不同的感受,这是它最大的魅力所在。

     在他看来,艺术品不能被任何人占有,艺术品不能以物质的方式永远存在,否则它不是个好作品。“现在我是这样理解的,大家也不一定认同我这个观点。”韩立勋说。
     在追求艺术的道路上,韩立勋是一个执着的人,但他又保持着洒脱的心态。在他看来这个世界上没有纯粹的艺术,所谓的纯就是不纯。“通常艺术容易被歪曲,放在每个人的手里面,可能就被误导。失去了本身的价值,变成了金钱,变成了炫耀,变成了其它什么东西,我不知道。”同样,在韩立勋眼里,艺术不能被收藏。虽然他今天提出了“风是可以吟诵的,光是可以折叠的”的观点,“实际上没有人收藏得了光,关键是在于你心中有没有一个东西能收藏。”韩立勋说,“没有一个装置是有价值的,只是放在一个环境里面,一个时代生存的空间里,被赋予一个价值。它跟音乐一样,是一次性的。”

     就像小时候坚持着要学画画,报考大学那年一心一意要学舞美,韩立勋对艺术、对人生的理解从来都如此清晰而笃定。小学时经历过“文革”结束的激动,“改革开放”带来的希望,大学时正值人性解放,留学海外又能以开放的心态面对他国文化……这样的成长经历让韩立勋的骨子里渗透着一种“随性”。就像他面对跑步的态度:我坚持跑步,跑鞋永远跟包在一起。对于跑步我没有固定的量,跑到自己觉得合适为止,有时候多,有时候少。比如出门不想跑了直接脱了鞋就回去了。



《首席ELITE》对话奥运会舞美导演韩立勋
E=《首席ELITE》 H=韩立勋
E:你是怎么掌控科技和艺术的平衡点的?
H:每个时期都有能够传达感情、寄托感情的材质。比如早期是油画、淡彩画、雕塑,它们能够保留一些人们对情感、对艺术的方式。现代更多的是多媒体,包括今天我们馆里也有一些多媒体、灯光方面的新东西出现。世博会就是最好的例子,整个世博会就是一个光的空间。我不对任何东西特别爱好或者特别排斥,我觉得我想用了,就用一下。我还不算是一个设计师,顶多算一个艺术家。
E:最近的工作中有什么比较关注的题材?
H:我们这个月底在江苏常州有一个多媒体的互动,可以说是目前在国内国际上都是比较大规模的。我们也在做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的一个点火方案,将来你们会看到一种颠覆,是一种完全没有过的对点火的理解方式。我们在上海还有一个1:1的影像和现实生活的互动,规模非常大。我们正在酝酿,已经有50%了,如果真正实现1:1的话,上海应该在这方面起了一个非常好的带头作用。
E:作为《风的记忆》来说,能够触动你的记忆首先是什么?
H:首先是感情。我一直在这个领域中做了比较多,这种感情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如爱情、同情这种。有的感情是处在灰色面层次上的,这种感情是容易被忘记的。其实这是支撑整个大感情的基础,我想找在整个层面上的这些东西。
E:感情的灰色面在哪里?
H:灰色面不是一个好与坏的问题,这个词可能不大准确。我只是觉得有的人的感情是不能拿出来的。就像我的作品是不能说出来的,情感的东西没法表达清楚,我试图用各种方式来混合,看能不能产生一种启发。
E:你在整个艺术创作中,找到各自的出发点,寻找到感情的窗口在哪儿?
H:我做作品的时候,很难判断别人会有什么样的感受,我只是把自己内心的感受全部1:1的释放,这就是我作品最大的意义。有时候可能释放不出来,那可能就大家没有感受了,我要是释放的比较好,那么作品就是成功的。

Links:
     韩立勋,1985年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舞台设计专业,曾任教于上海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90年代初在德国在杜塞尔多夫国立美术学院,Karl Kneidl工作室进修空间艺术设计。

来自:首席杂志
上一文章: 对话--舞美大师乔治西平
下一文章: 春晚舞美总设计陈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