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舞美大师乔治西平
  发布时间:2012-03-23  来源:数虎图像
    2009年11月,在各方面的努力下,乔治西平终于踏足中国,并有幸来到我校(中国戏曲学院)为我们带来为期3天的讲演,同时为我们的舞台设计研究生班做一次面对面的教学交流。这样的机会实来之不易。

    乔治•西平不仅是舞台设计家,还是雕刻家、建筑师和歌剧、影视、录影设计师。二十几年前曾获得富有国际竞争力的“未来剧院设计新思维”美誉。从那以后他的歌剧设计遍布世界各地,包括奥地利萨尔茨堡节,巴黎巴士底歌剧院,伦敦考文特花园,米兰斯卡歌剧院和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等。西平先生曾为美国各大剧院服务,并在90年代末将其工作内容扩展到包括影视、音乐会的设计、展示及安装等。

    本次在中国戏曲学院的演讲更多的侧重于对自己作品构思和设计理念的阐述。乔治先生的讲座生动有趣真实平和,思路清晰明了,众多图像,使我们受益匪浅。而与我们研究生的对话则是基于对我们研习《尼伯龙根的指环》舞台设计的交流。大师的作品和设计理念应当是当今中国舞美事业研习的重要对象,以其详细性实用性和创造性的饱满内容,应当受到我们的重视,是宝贵的学术资料。

    本文中所阐述的观点,可能更多的不是来自严谨的学术理论,皆因与大师实际交流中的所感所悟,是在不影响大师设计思维理念的前提下,我所补充说明的。

    此次乔治先生与研究生的交流对话的基点是对于瓦格纳大型史诗歌剧《尼伯龙根的指环》案头设计的点评。为此,我着手制作了这部歌剧的第四部分《众神的黄昏》的舞台模型及舞台效果图。下面是我对此剧目的理解及创意构思的阐述。

    《尼伯龙根的指环》第四部分《众神的黄昏》是全剧的高潮部分,这一章程主要描述一段走向灭亡的悲剧。剧尾如同一次世界大爆炸,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在走向灭亡。我的设计构思也是基于此。在我的设计构思中,我同样描绘了一个正在走向灭亡的世界,这样的毁灭感将表现在设计元素的方方面面。《众神的黄昏》分为五幕,整剧主要场景是建立在一片废墟之上的,每一幕我都用了一个形象种子来表现这种强烈的毁灭感。无疑时间也是一种代表走向灭亡的征兆,我在舞台中央放置了一个大型的裸露钟表,钟表中的齿轮一直在不停的活动,同样整个范围也在来回响着齿轮转动的声音。预示着时间的洪流,毁灭的来临。这是时间上的毁灭。第三幕,舞台上方降下一个巨型的树,树虽然很庞大,但你可以清楚的发现到树已被人类工业过分的侵袭,树上长满了工业零件,这是一种变态的发展形式。树的枝干、叶子上染满了工业油料。用大树来寓意整个自然界,预示自然界同样也在走向毁灭中。这种强烈的毁灭感触及到自然界的方方面面。最后一幕,我表现的是一个陨石坠落的场景。

    陨石从天而降,舞台中间形成一个大洞。这同样是“毁灭”的征兆。中心的大陨石上长满了线,这些线从中延伸出来,舞台上演员在表演的同时,身上都系上了陨石上的线。这是一种联系,同样代表毁灭来临,每个人都是不可避免的。下面是我大概的场景效果图,我的主要设计构思关注在“毁灭”上,以强烈的视觉效果和预兆感来阐述剧本。
1999年威尔第歌剧《一个化装舞会》,乔治先生设计了一本巨大的图书和一个正在阅读的骨架为舞台,强烈的视觉冲击力令人折服。同样在同一地方,乔治先生又构建了另一个世界,巨大的红色椅子,庞大的圆盘,童话般的舞台设计,时空还在,格局似乎完全颠倒,感叹那非常规的想象力和非凡的执行力。

    乔治先生曾经说过:“我设计的布景对于舞台后剧场而言,甚至对建筑物本身而言都嫌太大。我的布景没有边界,他们呼啸地迸发出来。永远与支撑着它的建筑物保持一种冲突。同时,他们也总是处在一种破坏和重建的进程之中,设计本身就好像是一种破坏一切秩序,进入另一重世界的企图。”他认为,在剧院艺术中,没有什么东西比空间更有表现力,舞台设计就是对空间无限的想象。

    我感叹于乔治西平这样非凡的想象力,同时思考他舞台创作的过程。乔治先生的演讲让我了解到,在关于舞台设计创作的过程中,先生也是个立足于生活本身的艺术家。他的很多设计理念都来自于生活的环境。在会上,他为我们展示了许多他设计元素的原型,不难看出他的设计在他平常的摄影中都能找到出处。乔治西平是个喜好摄影的人,他对生活环境的敏锐观察力和对舞台设计的把握力,使他能成功的在生活原型和舞台创作中创建一条相通的桥梁。我们同样也经常谈及舞台创作过程中生活素材的重要性,但对生活原型如何转化为舞台创作元素把握能力还不是很成熟,乔治西平的作品或许能给我带来些启发。

    在与先生的交流后,在撰写这篇感想的时候,第一次清楚意识到身上流趟着两种混合的血液及因子:科学训练的理智和效率,以及戏剧训练的热情和顽固。在先生身上,我们能看到他对舞台设计的严谨性,小到台阶尺寸的比例。同样也能看到他对舞台奇妙的幻想能力和简况能力。他告诉我们,舞台设计就像一个黑洞,你要做的只是在这个黑洞中创建一个世界,这样的世界你可以用任何事物来建造。创建自己的世界,舞台设计就是这样有意思的事。



上一文章: 访中国著名女性舞美设计师边文彤
下一文章: 对话韩立勋:艺术品不能被任何人占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