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晓岚谈残奥会开幕式灯光设计
  发布时间:2008-09-09  来源:数虎图像

姓名:沙晓岚
毕业院校:1989年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舞台灯光设计专业
现任东方歌舞团一级舞美灯光设计,中国舞台美术家学会灯光艺术委员会副主任。近些年来在多种戏剧、电视晚会及综合大型广场文体活动中担任灯光设计,作品近百台,获奖不计其数,如“文华奖”、“金鹰奖”、“星光奖”、“荷花奖”、“五个一工程奖”等等。
所获成就:
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灯光总设计
2008年北京残奥会开闭幕式灯光总设计
2009年大型音乐舞蹈史诗《复兴之路》灯光师
2010年广州亚运会开闭幕式灯光总设计


正文:
    看上去是几管干瘪的颜料,经过画家之手就能变身绚丽画卷;同样,几盏毫无生命的灯具器械,在灯光师的操纵下能缔造梦幻仙境。“光是空间的生命。”灯光总设计师沙晓岚就是持着这个艺术信条,带领团队创造了奥运会开闭幕式、直至残奥会开幕式里光影交错的磁场,即便是远隔万里的观众,也仿佛会被吸进电视机里的鸟巢,身临其境。不过,美的创造总是需要逾越物理器械的束缚,以及上百次角度、色彩、明暗的枯燥试验,沙晓岚如是说。

五种蓝色缔造鲜活湖水

    残奥会开幕式的总色调是蓝色。无论是天幕幻化为星空,还是地面上白鸟齐飞,都需要一片宁静如湖水的蓝色与之匹配。许多观众不会多想,认为这就是一片普通蓝光,但又感觉仿佛是真的湖水在微微荡漾。

    “这湖水其实并不简单,如果只有一个层次,场面就会显得又平又呆板;所以我们一般至少有深蓝、中蓝、浅蓝、偏冷色的蓝绿和偏暖色的黄绿,这五种蓝色交错搭配才能实现。”沙晓岚笑着揭开这视觉效果背后的秘密,并拿主题歌《让我拥有你》的演唱氛围举例。

    “主舞台白玉盘中央,用影像投射浅蓝色的水波纹;盘身上喷出淡淡水雾,让影像打在水雾和地面上形成虚实不等的效果,营造梦幻般的感觉;白玉盘周围是一圈深蓝色的底子,表面打上一层淡蓝色的光,一方面让湖水立体,同时打亮舞蹈演员的脸部,而不淹没在深邃之中;白玉盘上的主唱演员同样需要用白色的追光把上半身已经覆盖的蓝色冲掉,使其成为视野中的闪光点。”沙晓岚说,“当在中心的水波纹影像荡漾起来时,推动这三四个层次的光影交错涌动,再加上远处碗边上纷飞的影像,整个湖面就活了。”
这个浑然一体的画面,需要鸟巢内所有2600盏电脑灯同时完成。沙晓岚介绍,他们将这些灯分布在鸟巢观众席和顶部共七个轨道之中,可以覆盖场地内的所有角落。为了让“画笔”手到擒来,七个轨道中分布着正面、后面、左侧、右侧、从上、至下等五六种角度的灯光。对效果精益求精的沙晓岚说,不愿意看到任何一道光偏离角度,否则就会破坏整体的美感。

一记“妙笔”雕刻“生花”

    “《四季》篇中夏天的道具荷花,表面需要着一层淡淡的粉光就会显得更加鲜艳欲滴,而荷花下的枝干部分则需要用浅黄色的光来勾勒。浅黄色较粉色更加明亮,能够使物体看上去更加立体,甚至有雕塑一般的感觉。”沙晓岚说常提醒自己不要忽略这些小的细节,往往是一记“妙笔”才能使“生花”。
一片深蓝色的光影中,演员的脸庞常容易模糊其中,甚至会出现猪肝似的紫颜色。为了让演员的肤色还原正常,常常需要用较浅色的光把原本的颜色冲掉。“单个演员相对较好处理,但这次开幕式有大批量的群体表演,后来我们想办法找到一个从低处打侧光的合适角度,才雕刻出人物的群体形象。”为了找到这个所谓的“合适”角度,沙晓岚与他的团队实验了数十次。

    主题歌《让我拥有你》中,男女主唱二人从一开始的深情对望,到后来高潮部分的携手引亢,周边的色彩也在随着情节变化。开始时白玉台周遍深邃蓝色的最外围一圈,在音乐推向顶点的那一刹那,变成了一圈羞涩的玫瑰红色,形成亮的光环。“这一变化无疑能推动内心感情的走向,而且必须契合音乐的韵律,变化的时间必须分秒不差。”沙晓岚说,“不是红色,太刺激;不是黄色,太苍白;就是玫瑰红,才能表达残奥会的那种关怀和爱。”
  
完美主义梦里也是雪和花

    一道看似简单的玫瑰红,创作的过程并不简单。除了创作者多年的舞台经验外,那一刻投入音乐和光影中的专注也是必须的。8月30日,当灯光团队第一次进鸟巢为残奥会合光的时候,控制室里的几位主创魂都有点儿出了窍。一位道具部门的工作人员笑着回忆,当时找沙晓岚和灯光设计工作室主任于富生几人说话,发现说了半天也没反应,就像没听见一样,后来做罢只能回头再说。

    “也不至于没听见,就是没法分神。”沙晓岚笑着说。“灯光并不是简单的照明,它也像音乐一样有节奏的讲究,差一拍都不行。否则何以传达所谓温暖和关怀的感情氛围呢?找准了节奏才能照到人心里去。”

    开幕式《四季》篇中的春夏秋冬,并非粉、绿、黄、蓝几种颜色这么简单,而是从沙晓岚所创作出的“数不清”的春夏秋冬中甄选出来的。到底是初秋还是晚秋,是略带伤感的秋还是色彩绚丽的秋,还曾让他琢磨了好一阵子。“最后选定用金色的丰收之美来表达这个季节。”沙晓岚说。
只是这一点小小的区别,常常让沙晓岚连着几天惦记。“第一次实地和演员、节目、道具合光时,很多小地方都不太尽如人意。比如冬天时远处环幕上的雪花片大得有点像花瓣了,看着就很别扭。”

    沙晓岚笑着说,那几天晚上做梦,脑子里不是雪花就是桃树,直到残奥会开幕式结束才终于消停了。

灯光曾被认为是照明

    沙晓岚说,在中国舞台演出的发展过程中,灯光最初很不被重视,当初很多导演甚至认为灯光就是照明,灯光师也只算作是技术工人。但现在越来越多的导演认识到灯光的艺术价值,用它来创造时间和空间的维度,甚至愿意改变演员原有调度反过来配合灯光,待遇是今非昔比。


上一文章: 舞美是吹旺戏剧火焰的风
下一文章: 刘枫华谈歌剧《八女投江》舞台设计